漢基的哪一方面最吸引您的注意?

Eng

校長的話

親愛的訪問者:

歡迎瀏覽漢基大家庭的網站。

「我們來自東方,我們來自西方,互相學習,相得益彰。We come from the East, we come from the West, we learn from each other, and that way is best.」字句謙和並充滿凝聚力的漢基校歌時刻提醒我們,漢基是一個中、英雙語和多元文化相互交融的學習社區。

35年前,三位富卓識遠見的傑出女性創辦了漢基。循著三位創校人設定的教育宗旨,我們多年來謹守戒慎,持續發揚光大著漢基兼具穩定性和創新性的辦學特色:

  • 漢基穩定的師生群體讓我們引以為傲。近年來,在漢基度過十四年學習生涯的學生人數達至全體畢業生的三分之一,教職員工的平均任職年限則為九年。
  • 漢基開創性的雙語課程讓我們引以為傲。近年來,杭州漢基、正向教育、漢基·麻省理工暑期STEAM夏令營、學費資助計劃及共融學習等一系列創新項目更加豐富了學生的學習經歷。
  • 漢基教職工獲得的在職培訓讓我們引以為傲。漢基教職員工藉此不斷提升自身的專業技能,進而更好地培育學生,引導他們達至漢基教育宗旨所述的崇高理想。
  • 漢基校友讓我們引以為傲。校友們畢業後各自的發展軌跡一次次印證了他們的學以致用。他們毫無保留地回到漢基與學弟學妹們分享他們的人生智慧,便是他們積極回饋母校的明證。

在此,我誠摯邀請您進一步了解漢基,並歡迎您以學生、家長、教職工、志願者或是朋友等任何身份加入漢基大家庭。

林澤厚
校長


來自校長的信

「自由地開拓空間」(2019.03.22)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上星期一放學時間,有幾個家長和我談起漢基未來十年的教育重心應聚焦在哪些方面。如果未來將由人工智能或生物工程等主導的話,有家長問道那麼我們是否應該現在就開始盡可能多地教孩子計算機科學和物理?而幾天後,在週三晚上,有一位極具遠見和賦有才能的教育界領袖為我們解答了這問題;她是波莫納學院新委任的校長G. Gabrielle Starr教授。波莫納學院是在洛杉磯附近的一所名校,亦是多年來受漢基校友所喜愛的一所大學。

感謝我們升學輔導組總監滿學韜(Robert Mansueto)的安排,漢基非常榮幸歡迎Starr校長蒞臨到校演講,題為「創造力與創新——通識教育的崛起」。這個題目推翻了我們普遍對通識教育的認識,一般我們看到的是:「21世紀世界可能不再需要通識教育」(Adam Moss,《大西洋月刊》,2018年12月13日)、「我們所知的人文學科已沒有將來,怎麼辦才好?」(Eric Hayot, 《高等教育紀事》,2018年7月1日)等等。

事實絕非如此,而Starr校長闡述得非常清楚。她認為21世紀有四個主要力量在發揮作用,我們不但要了解而且需駕馭:

  • 複雜性——要求我們了解各個學科,並跨學科思考;
  • 多樣性——可理解為尋找他者身上的特質來完善自我;
  • 不確定性——世界之大,對事情經常有不同的理解,對生命亦各有不同的演繹,我們應表示尊重以及開放心態;
  • 轉變——所有人都應研究轉變的形成及最終如何被加以利用。

她認為人類當下沒有比通識教育更合適的教育方式,因為它具備兩個特點:

  • 給學生一個很好的基礎,學習各類知識,從數學及科學到文學和歷史,了解全面的人類歷程;
  • 同時亦培養學生的能力,令他們可以識別出對世界有意義的問題,然後運用獨立、具批判性和創意的思考,並通過與他人合作去為人類創造更大的福祉。Starr校長稱這為「開拓空間」。

當然,她談的是高等教育,但這完全適用於漢基。我們現做得正是從學習中解放思維,在同理心中釋放心靈。您同意嗎?

其中一位參加演講的家長和我分享了一個很棒的故事,有關為什麼多年前他和太太決定讓他們的長子轉到漢基就讀,而這位同學現在已畢業了。某個清晨,他們父子正在公共單車徑上騎行。當到達單車徑的盡頭,而騎車者需要自行覓路的時候,他兒子停了下來。父親問:「為什麼停下來?」「因為路到這裡就結束了,老師教我們不要再往前走。」兒子答道。我們這位家長就在那一刻意識到他的兒子需要另一種教育,而這種教育一定要培育孩子的好奇心,學會籌劃自己的目標、有信心在陌生的領域前行,同時亦具備美德。就在下一年他的兒子加入了漢基。事情理應這樣發展!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地點,地點,地點」 (2019.03.15)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上星期一早上7點15分,正當我穿過小學部大門時一位中學生問我「林校長,您是不是走錯方向了?」我回答說:「沒有啊!我現在去珠江三角洲!這此訪問對我們的未來非常重要。」我跑過馬路登上巴士,和另外二十六位漢基成員一起出發北上。今年我經歷了無數個「第一次」,其中包括此次訪問。這也是我第一次去深圳。

這次訪問確實非同凡響。我經常聽人提起深圳,包括著名的大芬藝術村、華僑城創意文化園、華強北電子市場、華大基因的基因組重測序、中興通訊及華為通信設備廠商、無人機製造商大疆,尤其是互聯網服務提供商騰訊。在我的想像中,深圳有很多特別之處:大膽、創新、開放、努力、樂觀......總之是個偉大的城市。我滿意而歸!

漢基訪問團成員包括學校董事局成員、學校行政人員以及一線教師。我們有幸可以花一整天的時間沉浸在騰訊獨特的創新文化之中。我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學生的未來。算起來,目前在學校中最小的學生將於2032年畢業!我們想探索如何幫助學生做最好準備在日益變化、不斷加速的新紀元裡蓬勃發展。

我們能夠成行完全有賴於陳一丹博士的支持。陳博士是騰訊深具遠見的聯合創始人之一。他通過設立具世界殊榮的「一丹獎」領先倡導教育方面的研究和發展。同時,陳博士也是一位傑出的漢基家長和董事局成員。非常感謝他給我們提供這次難得的機會。「未來已經到臨」,在我們參觀騰訊多項劃時代產品時一位導賞員這樣對我們說。此話對深圳南山區來說,是何其真確!

在騰訊隨處可見正在徹底改變我們生活的發明創新。用面容辨識技術進行網上購物、將擴增實景(AR)加入地圖、使用虛擬現實(VR)製造文化體驗、人工智能驅動的醫療診斷等等。我們其中一位成員與真人大小的數碼版「創造101」偶像歌手合照,另一位成員則跟冠軍超級電腦下圍棋。如果我們的學生能看見一定會很興奮。在騰訊可以與這些領先科技近距離接觸,真是令人振奮激動!

我們問騰訊團隊,人工智能發展如此迅速,那十年或二十年以後我們的畢業生究竟需要什麼特質在生活上得心應手,在工作上大展宏圖?首先,需要明白人類的存在與科技已融為一體、密不可分。概括而言:第一,計算機思維和電腦編程能力與中、英語文能力同樣重要。第二,「創意」將是未來人類發展的基石。我們必須加倍重視藝術和雙語所帶來的價值,刻意培養學生的創新能力。第三,「用心」。而「心」所涉及的範疇包括人格、道德規範和文化。

我回到寶馬山後還未看到星期一早上的那位同學,但我會去找他。一方面我要向他道歉,因為那天在校園徑上回答他問題時我聲音很大。另外,我要向他更正一點:當時我說去珠江三角洲,但是現在我明白其實我已經身在其中了。我一天內往返香港和深圳,驀然意識到兩地如何巧妙地互補。而且,這兩個城市作為夥伴將為世界帶來前所未有的積極作用。

想到漢基學生在這個獨特的環境中成長,我們有責任為他們創造盡可能多的機會,使他們體驗和了解珠三角地區的發展情況,幫助他們啟發自己的興趣,掌握有關的知識和技能,形成自己的未來發展意向。學生們無論畢業後選擇從事什麼行業,居住在什麼地方,都可以在受惠於「大灣區」所帶來的機遇而前程似錦。如果您對這一重要話題有任何想法,請與我分享,並繼續關注最新動態!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什麼東西早上有四條腿......」(2019.03.08)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我們小學部校長高安剛創立了一個新傳統。她邀請學生們在「藍色表演舞台」上講笑話、猜謎語,這令我想起一本有關創意思維並具開拓性的書。五十年前,愛德華·德·波諾(Edward de Bono)寫了《水平思考》,帶來了一個新思潮,多代的教育家對該書推崇備至。他往後發佈了多本有關想象力的經典書籍。波諾曾任教於牛津、劍橋及哈佛大學,他認為雖然用創意解決難題是兒童與生俱來的能力,但我們不能因此掉以輕心。這種能力需要被有意地示範、鼓勵和培養,就像在我們漢基小學部一樣。

腦袋得運轉靈活才能有幽默感。一個笑話的結尾妙語和之前一句只差毫秒,要把時間拿捏得準,心算出什麼時候聽者會剎那間會意,噗嗤笑出來,這種靈巧的心思在漢基無處不在,我可以作證!這週初,一位一年級同學問我:「林校長,我叫什麼名字?」「Peg。*」我說。「林校長,五年後你會記得我嗎?」「會的!」我說。「林校長,有人敲門啊!」她繼續說。「是誰啊?」我回應。「林校長,你看!你已經忘了我的名字啦!」她嘟起嘴笑著說。

最近在校園裡捲起猜謎語熱潮,這跟講笑話一樣須具備好奇心,還加上解難的能力以及超卓的創意。在一個星期一,一位同學問我:「什麼東西早上有四條腿,中午有兩條腿,晚上有三條腿?」還有一次我聽到:「兩位媽媽和兩位女兒一起到麵包店,每人買了一條麵包。從店裡走出來,她們手上總共只有三條麵包。為什麼?」

這股猜謎語熱潮已蔓延至「藍色表演台」之外小學校園的每個角落,令本來已經充滿好奇心的氛圍添增更多猜謎的喜悅。可能你們像我一樣都曾被問到:「鳥籠裡有十七隻小鳥,一陣大風把鳥籠的門給吹開了,除了九隻小鳥,其他都逃走了,那最後剩下多少隻小鳥?」又或:「講出我的名字來我就會立即消失:我是什麼?」又或我在中秋節時第一次聽到的:「什麼東西存在了千萬年但只有一個月大?」

總之,高校長和她出色的團隊在小學通過講笑話、猜謎語創造了一個良心循環,從而突出了漢基對學生福祉和創意思維的承諾。在此衷心感謝他們。然而他們成功推行了這股熱潮等於我們要隨時隨地保持警覺!冷不提防地一個小學生會跳出來拋出一個新的雙關語或一個費解的謎語呢!準備好囉!

*「Peg」是一個虛構名字,以保護同學的隱私。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遼闊的空間」 (2019.03.01)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幾天前,一位中學生熱情地引用莎士比亞的話對我說「世界是座舞台」。「這是什麼意思呢?指的是我們無時無刻都在表演嗎?」我問到,「不是表演,而是不斷地在創造,就像我們在戲劇課做的一樣。」她回答說。

在過去的七個月裡,我與漢基學生談論地最熱烈的話題無疑是和藝術有關,包括音樂、繪畫、拍攝、設計或戲劇。這也成為我這周通訊的話題。我與這些學生的交流不是有關藝術的概念,而是有關他們的體驗。扮演角色、即興的、想像三個人正在等船的體驗。

很多人都會在學校觀看戲劇時感到驚訝、或看到中學大樓戲劇室外面屏幕上播放著視覺、聽覺俱全的影片並因觀看學生的表演而著迷。又或者在校園各處看到學生在背誦詞句、討論舞台擺設、填寫他們的過程記錄。就像我一樣,你們也應該會被他們對任何與戲劇有關的事項中展示出的無比專注和熱情而印象深刻。

在過去的一個星期裡,我踴躍地問學生他們為什麼那麼喜愛戲劇。他們的回應雖然各有不同,但匯聚在一起捕捉了戲劇的內在美,也同時真實地代表了二十一世紀裡一系列的技巧。可以說,這些技巧在其他有意義的科目和人生旅途中可能很難完全展現。

「我學到了更多有關溝通」一位學生肯定道。「我學到怎麼樣合作」另一位學生說。「我現在思想更敏捷。」第三位同學響應。「我的創作可以從無到有。」第四位學生說。同時,他也記起英國戲劇導演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寫的《空的空間》中精彩的一句話:「舞台上有兩個規則:(1)任何事情都能發生。(2)一定會有事情發生。」

我最喜歡的回答是什麼?這個答案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蓬勃的時代令我非常感動,尤其因為同情心應當地成為了我們最有價值的品質和能力。答案是:「戲劇教導我怎麼樣尊敬地訴說別人的故事。」真出色!

我們能放心:當我們運用戲劇來培育學生,戲劇就會給予他們茁壯成長所需的一切,以及更多......衷心感謝我們卓越的演員選擇了這條道路,以及我們出色的戲劇老師帶領著他們。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永遠的大家庭」 (2019.02.22)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今天信中的主要內容是什麼?那就是我們傑出的校友!

在漢基成立35年後,我們已經有多於一千個校友。我有很多有關他們的事情想分享。我首先想特別致謝出色的校友會,他們為之前的漢基學生建立了一個終身學習、相互關懷和影響對方的大家庭。我敢說,我從未在一個這麼年輕的學校看見過這樣的大家庭。他們的創新和振奮人心的工作會成為我未來信中的題目。但今天,請讓我分享一些昨天晚上寫下的筆記。這是關於我們優秀的漢基家教會組織的「演講系列」其中一個項目,由我主持與五位卓越校友的談話。

我們昨晚的特邀嘉賓非常出色,Catrina Lam (1995年畢業生),Derek Seto (1995年畢業生) ,Michael Sit (2000年畢業生) ,Bonnie Tong (2005年畢業生) 和 Nicole Tanner (2013年畢業生)。我們會感謝你們付出的時間、精神和才能。不同畢業年份的你們代表了漢基數十年的畢業生,而你們的英明、熱情、表達能力、機智和個性令我印象深刻。謝謝你們!

我的筆記呢?它們因在談話時記下,所以不夠精準地當作引用,也不能完整地捕捉當天晚上豐富多彩的內容。但允許我分享一些。

首先,一個又一個故事驗證了漢基在每一方面都傳達了熱愛學習的精神。

一位想在香港學醫的學生認為自己的數學能力達不到入學要求。我們其中一位數學老師給了他無限的支持,令他最後成功了(我必須得說,觀眾昨晚都一定能感受到他不屈的個性!)。

一位中學生對水從龍頭流淌背後的物理知識非常有興趣。我們其中一位科學老師把他介紹給麻省理工學院的一位教授。這點燃了他對「為什麼會這樣運作」的好奇心,而這一直到今天也沒有熄滅。

一位IB文憑考生因在第一個高等考試中的驚慌失措而感到心亂如麻。經過我們一位老師的耐心幫忙後,她再次找到內心對學習的熱情(我們昨晚也感受到!),完成了接下來的考試,並且成功了。

第二,我們漢基學生通過獨一無二的雙語和多元文化視角來面對、欣賞、和擁抱自己與他人的生命。

學習英文和中文,而更重要的是運用東、西方文化中獨特的知識互補、技能和氣質,學會謙虛(永遠不會只有一個方法,也不會只有一個真理),同情心(我們學會打開心胸,從他人的角度設想,諒解與我們不同的人,並補上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和創造力(這來自我們對多元文化的經歷,就像在調色板上能找到千萬個顏色一樣)。

漢基學生與本地學生有何分別,與其他香港的國際學校學生相比?我們擁有各種最佳的可能性,同時又避開了局限性!會減少背誦的內容嗎?有可能會。擴大了獨立思考、富有同情心地解決問題、共同找出解決方案的空間嗎?很大可能會。

第三,漢基學生不懈地尋找更高的成就。而這些成就的價值在於它們對社會的影響有多大。我們還可以做更多嗎?可以,那就是幫助這些年輕人拓闊視野,比他們現在看得更遠。同時,幫助他們比現在更加融入寶馬山以外的香港生活。

親愛的讀者,我可以繼續說下去,但我這封通信的目的非常簡單:那就是讚揚漢基校友對我們學校的未來有多重要。昨晚其中一位嘉賓形容我們的校友社群打造了良性循環。每一代漢基學生能互相學習,相得益彰,共同促進大家不斷進步!

我贊同!

溫馨提示:如果你們還沒有機會參與與我們第十屆漢基「年度基金」以及「為學生謀福祉」的計畫,你們可以點擊這裏。我們會萬分感激你們所給予的一切,它能給我們的學習計畫提供無限發展空間!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未來是光明的!」 (2019.02.15)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首先,讓我恭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恭喜發財!心想事成!

請原諒我用拼音把字拼出來,也請容許我感到有點自豪:我不僅可以明白、讀出並在適當埸合運用以上的中文呢! 這對我們漢基的同學來說不算什麼,他們懂得多種語言,而且有多年的中文培養。我作為後學者,過去六個月在漢基的環境裏學習中文,因此進一步了解我們學校的獨特文化底蘊,還對我們非凡的教育理念有了新的體會。

經歷新年和農曆新春的慶祝亦觸發了我的深思。漢基為自己設立了一項目標,或可以說為學校創造了一個挑戰。那就是把我們的教育建基於「東方與西方」,就像我們校歌歌詞一樣。簡單來說,我正在思考這個令人激動的教育理念怎麼在寶馬山和杭州校園體現出來。

在短短的時間裏過兩個新年,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的經歷,而農曆新年更具啟發性。「春節」的體驗讓我有了新的感官體驗,也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美好:祝褔、賞花、煮食,舞蹈、煙花、聚會,以及家人之間的愛…….互相交錯重疊,全都令人鼓舞,是人類精神的表現和抒發!

上週末,我和家人參觀了台北國家故宮博物館的展覽,剛好主題為「亞洲探險記—十七世紀東西交流傳奇」。策展人清楚說明了「東方」和「西方」,「東方」是指清朝的中國,而「西方」則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荷蘭 。當時的「交流」主要有關商業,而當時富於幻想力的藝術家們從中創造出令人神往的藝術品,這令我想到一系列的問題。我相信在這雙新年之際,最適合我們加以深思。

我問自己,對漢基而言,「東方」與「西方」代表甚麼?我們怎樣盡可能拓寬「東方」與「西方」帶來的可能性,以造褔學生一生?在我們出色的雙語、雙文化教育體系裏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努力令我們的教育更為成功?是有點令人目眩的提問,我承認。但仍然值得我們誠心誠意地去探索,不是嗎?

祝賀大家未來學習進步!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多練習就會......進步」 (2019.01.25)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提醒:此文內容嚴肅!

因為時間是我們最珍貴的資源,所以我篩選讀材時特別認真。尤其出門外遊時,我會從之前購買的書籍中選擇放在最頂上的那本書。就這樣,上週末我出門時,順手帶上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Paul Dolan行為科學教授的最新著作《從此永遠幸福快樂:逃離完美生命的神話》。當時我還未意識到這書帶給我的啟發。

在書的開頭:「有無數的故事告訴我們應該怎樣生活。我們應該進取積極,找到永恆的愛並能保持最佳健康。」這些故事或正如Dolan教授所說的「主流社會敘述」一方面可以令人快樂,但亦可以為我們和周邊的人「製造傷害」,「像一個陷阱,它們共同構成了完美生活的神話,並且最終無法實現。」於是它削弱我們尋找快樂的積極性和初心。

一個成績全A的學生,由於各種他/她不能控制的原因把成績看成最終目標、唯一最重要的結果,以「完美」成績當作卓越的唯一定義。就這樣抹殺了學習的樂趣、扼殺好奇心和勇氣大膽、淋熄嘗試錯誤或反覆試驗的熱情。沒有了這些,教育亦失去意義。只執著於成績的人會問:如果我不能拿A,那意義何在?他/她對內心反對的聲音置若妄聞。他/她會認為:我拿到A了,就算完成這個課題了。但內心深處知道還有可探索的內容。

看Dolan教授的書令我連想到分數,原因很簡單:兩星期前,亦是自我去年八月到漢基就任後第一次看到一位同學在懊惱地哭泣著。他就坐在中學部的長凳上,有兩位朋友在旁安慰著他。此情景讓我難以忘懷。我向前詢問,首先確定沒有什麼重大事故發生,那他為什麼哭呢?他手拿著作業,是剛評了分的,評分未臻完美,看來就是差那一分令他心碎了。

我問他,「那你老師給你什麼評語了?評語比任何分數都重要吧!不是嗎?」我說。學生再看了一遍老師的評語,而這確實有幫助。評語每一項都強調他展現的進步。「等一下,」我問,「這不都是令人振奮的話嗎?」學生同意地說,「對的,校長」。「你的老師清楚指出你有很大的改進,不是嗎?」「是的。」他回答。「自九月起你進步了很多,而且會繼續增進,是嗎?」我熱切地問。「是的,我確實進步了,我會繼續的!」他認真、肯定地說!

我現在看完《從此永遠幸福快樂》這書,回想當時與學生的對話,一連串的疑問浮現起來。我們的學生是否正踏入了某種敘述陷阱當中?若然,這是哪一種陷阱?是不是把成績當作是一切,而其實還有更多重要的事?今天在我們學校裡流行著些什麼「成功」的故事?根據漢基的辦學宗旨,我們的成功故事應該是哪一些?嗯,我真想知道。Dolan教授寫道:「我們需超越所謂美好生命的既有定義,並為自己及受我們影響的人而考慮如何在實踐中發揮作用。」他說道,「重要的是,生活是沒有劃一的公式,我們的體驗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我們對它們的描述」。

真引人深思。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存在的理由和2019年第二個短片」 (2019.01.18)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存在的理由 (Raison d’être)」,這幾個法文又優美又深奧!

引用《韋伯字典》,「Raison d’être的定義是:存在的原因或理由。運用Raison d’être造句:藝術是他存在的理由。」

這句話真是優美,既表達了自己有目標和充滿意義的人生,又清晰地道明了其使命感。但你不覺得這也同時令人敬畏嗎?因為發掘、判斷和履行自己存在的理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我敢說這在漢基並不是難事!

如果在漢基大家庭裡讓任何一個成員解釋「存在的理由」,大家的回答會是一致的。那就是為了我們的學生——他們的學習,成長,自由度,取得成功,以及快樂......我們想為他們創造的幸福是無窮的。

由此,我非常開心能與大家分享由公共關係部總監韓周延女士導演的短片。這是為了正在考慮報讀漢基並想進一步了解我們的家庭而拍攝的。請點擊這裏或以下的圖片,並感受其中傳達地令人信服的「存在的理由」!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漢基團隊:接力賽和2019年新短片」 (2019.01.11)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祝大家2019年健康快樂!

歡迎大家回來,希望你們與家人在假期裡得到了充足的休息。在過去三個星期裡很想念我們的學生,非常開心他們現在再次與我們在一起,並且正在精神飽滿且積極地學習!

在這個星期的信中,我有兩個畫面想與你們分享,它們都傳達了漢基的團體精神。

畫面#1
星期四下午,我們非凡的家長與學生共同參與的接力賽是五、六年級運動會的最後一項節目。想像一組五、六年級學生的家長,勇敢地與五、六、十一年級跑步能手進行競賽。「各就各位,預備,跑!」每一位家長都盡力往前跑,無意中給我們200位年輕人傳達了幾個信息:勇敢的樣子;決心和天賦一樣重要;團結就是一切。非常感謝你們!親愛的五、六年級的家長:你們是非常令人敬佩的榜樣!

畫面#2
點擊鏈接並且觀看短片。雖然我們製作此短片的用途是招聘新的教職員,但我們希望你們同樣可以從中欣賞漢基獨特的團體精神。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為學生謀福祉:2018-19學年『年度基金』旗艦項目」 (2018.12.07)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有什麼比主題「精彩35共創輝煌」漢基遊園會更令人雀躍、興奮和具啓發性的自願工作嗎?我想沒有!

然而,同樣的慷慨奉獻精神正在漢基另一個項目中發揮作用;維繫著我們緊密的漢基社群及為學校不斷創造傑出成就。這就是我們邁入第十年的「年度基金」。

首先,讓我先向今年「年度基金」的參與者致以深深的謝意。從11月1日啟動以來,我們已得到39%的家長響應,目前已籌得多於一千萬港元。這是「年度基金」歷來進展最快的一年之一。如欲知道計劃的概況,請點擊此鏈接查看由學校的拓展部團隊剛完成的「常見問題與回答」。如要了解更多,請查閱學校網站月拱門。如果你想馬上捐款,你只需要點擊以上鏈接並填寫一個簡單的表格即可。先在這裏對您表示感謝!

在漢基多年的家長可能都知道,每年籌得的款項大約五分一將投放在當時學校制定的「旗艦」項目。在2018-19學年,這大約佔用籌集目標一千六百萬元中的三百萬元。經過很多持份者的討論後,我們把今年的旗艦項目命題為:「為學生謀福祉」

為什麼定出這樣的一個目標?它的意義何在?小學部校長高德安女士、中學部校長文俐思女士和我正在用心了解學校、努力贏取漢基大家庭的信任、並與你們一起為未來建立遠大的願景,與此同時我們三人亦集中精力思考什麼最能令我們有效完成漢基的辦校宗旨,關鍵在於學生的福祉,實施在身體、社交、情感、智力、創意及其他方面,包括現今和未來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讓他們深深地相信在生命中的能動性,並確信自己能為周邊環境帶來改變,創造美好的將來。

漢基的辦校宗旨要求我們追求成績卓越、終生不斷學習、全人成長和承擔社會責任,而這些都是以學生的福祉為前提。因此,我們今學期成立了學生福祉工作小組。其主要目的是讓學生、全體職員和家長參與原則、方案、政策等等的提議和確定,好讓學校在這至為關鍵的領域裡繼續向前邁進。十二月假期後將會有更多內容和資訊,包括有關1月16日早上我們將就此課題舉辦的「校長論壇」。

正因如此,當漢基學校領導團隊考慮「年度基金」在2018-19學年內可以最大限度地資助什麼旗艦項目時,我們自然想到好幾個有關學生福祉的項目。這些都是學校的強項,而您的慷慨捐贈可以加以進一步發展和提升。項目如下:

  1. 學生夢想基金 - 我們目前的學生夢想基金會延伸到更多由學生組織的項目,尤其是鼓勵他們為自己做決定,在校園內外積極影響他人。學生夢想基金以往的例子包括《校話》刊物、Second Strings、Code & Create, Drop in the Ocean 和 Free Clinic。我們有無限的機會!
  2. 專業知識 - 我們曾在2012-14學年與教授Lea Waters合作,將繼續在「社交和情感學習」方面向這位享譽盛名的專家學習。這種學習將包括專業發展研討會、學校訪問、及向一流的中英文專家請教。發展校內培訓師將是一項重點,讓每年新加入我們漢基的學生、全體職員和家長可以順利地融入我們的「福祉」裡。
  3. 全體職員福祉 - 全體職員與學生各自的福祉有直接的關係。我們最近準備為全體職員做出有關調查,學校將贊助最大化提升員工風氣的項目。這些可能包括健康計劃、團隊建設活動、領導機會及研究補助金等等。
  4. 資源 - 為幫助學生、職員和家長更深入了解「社交和情感學習」,漢基將把學校有關資源加以豐富,這包括書籍、錄影視頻及其他資源。

回到我此文開篇所說:過去十年漢基「年度基金」令人讚嘆的成功,皆因有家長志願者的無私參與、貢獻出自己的時間與精力。在此十年之際,我們向「年度基金」聯席主席Yana Chung ’95和Jane Overton致以萬分感謝。同時亦向全心貢獻、勞心勞力的180位「年度基金」籌款大使致謝。未來數星期,籌款大使將會和你們聯繫,講解更多有關漢基「年度基金」的詳情。我相信你一定會歡迎他們。漢基大家庭有那麼多家長每天努力地為漢基提升教育體驗實是我們的榮幸。非常感謝你們參與「年度基金」。這真的是為學生謀福祉!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智能手機:是恩惠或禍害?還是兩者皆是?」 (2018.11.30)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昨天早上,我和一些漢基教育工作者和家長談到今天學生面對的前所未有壓力。我們話題涉及社交媒體怎樣加重十幾歲青少年的煩惱。當年輕人正在探索自我,同時又即將離開家庭,社交媒體可能給他們造成更多威脅。漢基大學輔導老師Marc Marier分享了他剛看過的一篇文章Middle School Misfortunes Then and Now, One Teacher’s Take(《一位老師的看法:中學生倒楣時間,以前與現在的分別》)。這篇在網上廣為流傳的貼文比較十年前和現在的中學生活,表現出網絡世界如何改變了學生成長時的外在社會和內在感情。

貼文裡告誡了這樣一個故事:「2008年,Brian(一位虛構的學生人物)在學校飯堂買烤乳酪三文治作為午餐,配上沒人喜歡的番茄湯。Brian吃掉三文治,正準備到最近的垃圾桶丟掉那碗湯,剛不巧踩著地上一小攤水就滑倒了,番茄湯翻倒在他的大腿上。附近坐了一群八年級學生,其中一位叫Mark的學生笑了。他取笑Brian,就像他旁邊的男孩覺得自己是高年級便可取笑Brian.....有幾個孩子聽到笑聲也轉過頭來看。但Brian立刻站起來,衝進洗手間,換上了運動短褲。這樣飯堂滑倒一事就過去了。放學的時候,Brian和姐姐一起回家,被問到為什麼穿著運動褲。他回答因為不小心倒了一些番茄醬在褲子上所以換了。他們一起回到家,整個下午和晚上在一起,安然無恙。家庭生活和學校生活是完全分開的。Brian想也沒再想那件事。才那麼幾個人目睹,事情已過去了。」

故事換到發生在2018年:這次Mark有不同的反應。他看見Brian手上拿著湯滑倒在地上。Mark把過程錄下來了,心想:「這視頻棒極了......」他想放到網上,但知道學校不容許在校內用手機,但Mark不知道他錄影的是誰,他也不關心。這男孩掉到地上又不是他的錯,他只是傳送信息的人......於是他把短片先上傳到Snapchat,連標題也沒有時間加上去了。幾秒鐘後,他又上傳到Instagram。這時候開始收到別人的「讚」。Mark腦中的多巴胺湧現。Instagram上已經有人評論了!「此傢伙真失敗!」。Mark給這個評論「讚」。「要討好觀眾嘛」,他想著。到晚上,Brian和家人坐下來吃完飯的時候,家裏已不再是之前的安全之地了。Brian發現在網上已有兩段新版本的短片。一段配有音樂,另一段寫上帶有惡意的描述。兩個短片都引來很多反應。Brian不知道怎樣去反擊。他只能眼巴巴看著觀看人數上升,同時他自己的網上粉絲和朋友字數則在下降。Brian不願意被牽涉其中。他不喜歡這種情況,但他無法逃避。」

這是一個令人心痛的故事。在漢基,我們的學生互相尊重的層度完全高於故事中的人物;而且作為網絡公民的素質意識更強,並與社交媒體有更健康的關係。雖然如此,這故事提出的問題仍然值得我們用一貫的「成長心態」去思考。那我們是否應該在校內禁止手使用手機?有幾位漢基大家庭的成員在過去幾個月裡問我,他們引用法國校園嚴禁手機的例子。這是個具挑戰性的詢問,值得我們做深入及謹慎的反思。就如芬蘭教育研究員Pasi Sahlberg最近在華盛頓郵報文章中解釋。學生們、同事們和家長們,你們對此有什麼見解嗎?若您對現代人面對的問題有任何看法,別猶豫,請告訴我。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一天,一項活動和一本書」(2018.11.23)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每個星期五在我寫「校長的話」時都想感謝你們。我對你們心懷感激,也感謝你們為學生做的一切。而今天我向大家道謝,也因為一個特別的日子,一項非同尋常的活動和一本有意思的書。容許我解釋一下!

這一天在美國被稱為「感恩節」,也可能是美國人最喜愛的一個節日。為什麼呢?當天家人、朋友會盡可能共聚一堂,享用美味豐盛的晚飯,包括火雞、餡料、蔓越莓醬、和南瓜餡餅,還有很多其他食物。我和家人有僅在感恩節分享的笑話,它們有點傻氣,如果不是感恩節我說出來真會有點尷尬。我最喜歡的:「如果四月下雨帶來五月花,那『五月花』帶來什麼呢?」答:「最早到美國的清教徒移民。」(注釋:「五月花」是他們越洋乘坐的船名。)問:「把一個南瓜的圓周除以它的直徑會得到什麼?」答:「南瓜Pi,圓周率。」(注釋:Pi是Pie或餡餅的諧音。)又問:「火雞的哪一面羽毛最多?」答:「外面!」而最關鍵的是,我們重視感恩節因為這是表達謝意的一天。所以在紐約市感恩節的假期,讓我在此信表達對你們深深的感謝。真摯地感謝你們為漢基的教育願景帶來令人振奮的生命力。

至於上面所說非同尋常的活動,這就是大家都盼望已久、漢基家教會組織的遊園會,這可能是漢基一年裡令人振奮、好玩生動的一項活動。遊園會由一支特別進取、具創意並盡心盡力的家長團隊設計和組織,由學校老師和職員全力支持,而活力十足、創新、公益意識強的漢基學生給這活動賦以意義。今年遊園會的主題是「精彩35共創輝煌」,將體現漢基大家庭怎樣從自身的力量為學生造福祉。代表大家對遊園會委員會致以無限感謝!在遊園會上,你會看到她們已證明通過合作,能有無限的成就!也謝謝所有的參與者,相信你們會有愉快的體驗。(記得自己帶水瓶,因為我們的目標是零廢物!)

最後,是那本很重要的書。著名商業思想家及作家Daniel H Pink的新書《掌握完美時機的科學秘密》(The Scientific Secrets of Perfect Training)。Pink認為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有隱藏的規律。只要我們懂得識別和理解,無論學生、教育家、家長和任何崗位的人士在一天、一週、一個月、一年或任何時間裡能找到最適合的時間投入到我們生活各個方面。Pink說:「找出你每天規律的時刻」,這樣你就可以優先進行這時刻最合適做的事情。你可能問,這跟本文有什麼關係呢?老實說,沒太大關係。雖然Pink的書中有提供學校時間表及工作時序的寶貴見解,但我選擇今天這時刻向你們道謝,正因為我在感恩節閱讀此書,並同時期待今年漢基家教會組織的遊園會。這應該是最適合的時候吧!所以,感謝親愛的讀者,多謝你為我們這出色和精彩的社群帶來的一切。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重溫《遜咖日記》」 (2018.11.16)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任何一個準備升七年級的學生都會感受到「中學」兩字背後的興奮,這可能在此年齡段比起其他學校活動更讓他們激動。但同時學生和家長也許有些緊張,我能理解這些不安。從小學升到中學,學習的方式、內容和期望都面臨改變,同時身心都會有所發展而身分也有不同。而這些擔憂可能來自於少年文學和電影的影響,它們塑造的中學生往往面臨各種窘境。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由美國作家傑夫·金尼(Jeff Kinney)編寫,備受年輕讀者歡迎的《遜咖日記》(Diary of a Wimpy Kid)系列,書中講到小男孩Greg升讀中學時遇到的各種難處。在2010年此系列被改編成電影,根據Common Sense Media,這部電影適合九歲以上年輕人觀看。當中有一段相當令人印象深刻,主角的哥哥向弟弟提出有關六至八年級生活的忠告,他說:「很簡單!不要跟人談話、別抬頭、哪裡都不去、別坐下來、別舉手、別上廁所、別引起注意、別選錯了儲物櫃,別......」天啊!

親愛的讀者,請不要擔心,漢基國際學校中學部與上所述的情形很不一樣!我們盡一切可能讓同學積極主動地學習、多交流以及與身邊的人彼此建立良好的關係,令他們得到足夠的鼓勵和動力;他們到訪很多不同地方,暢遊在知識和想象力的海洋里,在香港和世界各地進行服務項目;我們試圖培育出多元發展,興趣廣泛和有志向的中學生。

為了令學生做好升中學的準備,老師給予他們關懷、出色的專業知識和創造力。而我與六年級學生在台灣共度了兩天時看到了這一切。他們在台灣度過了充實又愉快的一周,由細心、富於創造力和熱情的蔡老師(Martina Winderam)負責組織,她已經成功地帶領了二十五年的學生旅行,我常從校友的口中聽到,他們經歷了珍貴和難忘的體驗。但我親身感受後更加深入的了解,並受到鼓舞和啟發。我因六年級老師的付出而非常感動,還有陪伴著學生的八位家長。

除了表達誠摯的感謝,我在這週的信裡想特別提到六年級「台北文化之旅」給同學帶來的轉變。一方面,這五天的旅程讓學生沉浸在中文學習環境,感受到台灣之美。另一方面,就像蔡老師說,是為了培養學生的獨立性、觀察力、同理心、合作性和領袖能力,增強年輕人未來發展的重要特質。

這些目的也在「城市探索」項目中體現。上星期三,漢基2026屆畢業班同學組成六人一組,由兩位監護人陪同,並由我跟隨,身上帶著少量的錢,負責自己找路線去幾個分布在市內的重要地點。在過程中,同學需要與周邊環境互動,回答有關台北的一系列題目。我們的六年級同學的這場學習就正是整個旅程的一個縮影。一日下來年輕人更知道怎樣掌控他們的自由、應對被賦予的信任和責任。他們對環境和周遭的人更留心,增強了同理心和團隊合作。通過這樣的體驗,同學們上了充實的一課。這將為他們未來定下重要的基礎。傑夫·金尼,你注意了啊!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獅子山下」 (2018.11.09)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今年八月,在搬來香港前幾個星期,我在離這兒幾千公里的法國南部城市阿維尼翁(Avignon)散步時聽到了一首有關香港精神的歌曲。從那天起,我已經聽過這首歌曲很多次。我指的是哪首歌呢?就是獅子山下,一首在20世紀70年代末因歌手羅文而興起的著名廣東流行曲。從我在網上找到的英文歌詞版本中得知,這首歌表達出了香港人獨特和出色的團結力、勇氣和堅忍不拔。其中一句寫道:「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同處海角天邊,攜手踏平崎嶇。我哋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對未來擁有偉大的理想,接著又能通過團隊合作、富於目的並咬緊牙關讓夢想成真,這樣非凡的能力促成了漢基國際學校三十五年前的成立以及它不斷的蓬勃發展。我察覺到這種獅子山精神也正為我們學生提供了最獨特和重要的學習途徑。引用辦校宗旨裡所說的:「我們致力於培訓學生成為富悲憫心、具高尚情操及有責任感的人,期許他們對國家及世界作出貢獻,尊重別人的意見、信仰與文化,且勇於創新。」這種精神在各方面影響了我們的學生,但我現在想特別談談其中一項,那就是香港有大量為促進社會進步的非政府組織;它們為學生提供了相當多個人成長以及為社會服務的機會,尤其是當我們能和這些提倡改進生活的組織建立起有意義與長期的關係。

其中一個例子是位於屯門的「國際十字路會」,它是一個致力於「把有需要的人和可以提供援助的人聯繫起來」的開創性非牟利組織。這主要通過收集和分發物資,服務在香港和世界各地的困頓但又得不到足夠援助的人士。「十字路會」亦設計並執行「模擬體驗」,主題包括強迫遷移、極度貧富、人類發展和公共衛生。我在紐約住時第一次聽到這個模範組織。我曾任教學校的一位家長剛從瑞士達沃斯(Davos)回來,非常讚賞「十字路會」為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的經濟、政治及其他方面的領袖們製作以難民為重點的模擬活動。他鄭重地推薦我到香港時一定要去找這個組織。然而「十字路會」就在我到香港前好幾個月先找到了我。他們問李斌副校長和我是否願意參加他們的11月初的二十四小時「全球生還者體驗」活動。我倆立刻答應,因此上週末我們從週五下午五時至週六下午五時經歷了難忘的體驗。

然而,我這篇文章的重點不在於我參加了有意義的活動,而是我從中感受到對社會責任的投入,這實在是漢基大家庭的一種特質。同時,漢基也深深地融入到我們所居住的、不斷變化的城市中。一位家長得知李校長和我將參與「十字路會」的模擬活動時,向我們分享她女兒兩年前在新加坡報紙上發表有關完成二十四小時的體驗。原來她和家人多年來一直是「十字路會」的志願工作者。我向同事問起,得知漢基跟「十字路會」還有多方面及長期的合作。

我們小學部學生生活和行政服務主任何老師(Tracy Hayes-Williams)提及:「漢基四年級每年都與十字路會合作一個綜合研究報告,名叫『像我這樣的生活(A Life Like Mine)』。這個報告通過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角度看孩子在世界不同地區的生活。學生在單元開始時先去屯門參加有關水的模擬活動,亦參觀倉庫並聽捐贈得來的物資是怎麼樣收集和派發的。然後,每位四年級學生準備一個文具包捐給十字路會。」四年級老師徐娟補充說,這活動符合我們的「主要教學目標」,就是「向我們周邊的人表現出同理心,並採取行動,走出一小步。」為此給比我們弱勢的人帶來正面及長遠的幫助。

這類有意義的協作在中學部一樣出色。九年級的同學每年去屯門參加有關全球問題的模擬情境活動。而「十字路會」的代表David Begbie先生會來寶馬山校園講解「公民參與」的力量;根據中學部學生事務總監麥白倫(Brian Mulcahy)說, Begbie先生的講座「每一次都深深啟發我們的年輕人」,並加強了同學們的同理心。那漢基是否還可以和十字路會或其他本港的非牟利組織加強合作來改善我們的世界?答案一定是可以的。我們作為香港的一員為這裡出一份力,像羅文用他獨有的美麗歌喉唱道:「攜手踏平崎嶇」。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E = MC[IS]² 」(2018.11.02)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我的中文在進步中,但仍未到能閱讀中文小說的程度,相信總有一天我可以!最近我到賣英文書的在線書店,我買的書包括一些中國經典著作的英譯本如《紅樓夢》。剛好我將快看完另一本名著《三國演義》。但是,我還是不能抗拒地選購了已故著名英國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的新書《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我是跟隨兩位漢基學生才選這本書的。

上星期我和一位高中同學談起最愛的電影時,她提到2014年出品有關霍金生平的電影《霍金:愛的方程式》。我到未看過這部戲,但憑她的描述,這是一個「適合各年齡層觀看的愛情故事」、有關「親情之間的愛」和「對物理的熱愛」;自此我腦海里一直在想著霍金並準備和家人一起觀看這電影!(註明:如果你有興趣在家中看這部電影,請知悉照Common Sense Media網站的建議,此電影適合十四歲以上人士觀看)。

當我在「亞馬遜」網上閱讀關於霍金新作的書評,正在考慮是否購買時,我同時想起一位漢基六年級同學;我和他自八月開學後一直在討論有關「時空穿梭」的話題;剛開學的一天早上,我見到他和幾個同學在走廊上熱切地談論著;他手上拿著張密密麻麻寫滿字的紙,手舞足蹈地比劃著。

「你手上拿得是什麼?」我問道,「我為穿越時空做出的計算!」他回答道。「你做完了嗎?」我詢問。「還沒,但我就快做完了!」兩星期後,這位六年級學生決定拿著這些計算,來到了我的辦公室;不用十五分鐘,他運用公式、圖表,與手寫的霍金輻射的理論解釋了這個新創時空穿梭機的運作,而我能夠明白!

我很樂意繼續分享這些引人入勝的交談,但我今天的訊息很簡單:在學校兩個學生之間的談話很少會那麼隨機而又自然地引述了偉大物理學家的定論。當然,我也與多個人談過有關足球天才Kyllian Mbappé,但讓我覺得漢基國際學校如此獨特的是來自學生的開放思維、好奇心和批判性思維。

這些美德來自哪裡?當然是從學生自身,也來自關懷和激勵他們的家庭;但兩位熱愛物理的學生都告訴我,在追求興趣的路上,老師是很關鍵的角色。引用史蒂芬霍金在《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中所說的:「人的大腦是一個奇妙的東西。它能構想天堂的輝煌、物體基本構造中的錯中複雜。但要是想讓一個人充分釋放潛能,就需要被點燃......這火花通常來自老師......每一個優秀的人才後面都有一位出色的老師。」在漢基,我們已經做出了試驗,並發現這是真的!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 漢基的高德安和文俐思 」(2018.10.26)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歡迎大家回到學校,希望你們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假期。我們很高興看到全部學生都返回了寶馬山校園,十年級的學生也即將回到杭州校園。為了慶祝這開心時刻,我想和大家分享兩個令人振奮的短片,分別是有關漢基的新任小學部校長高德安(Anne Gardon)和新任中學部校長文俐思(Christine Doleman)。

它們是「漢基與我」系列中最新的兩個短片,去年由出色的公共關係部總監韓周延發起,並由她協助南華早報的Alex Gibbs進行拍製。新短片展現了兩位漢基領導團隊新成員鼓舞人心的價值觀、信念和願景。

我們非常榮幸有她們加入到漢基大家庭。請大家欣賞短片!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 培育行善的潛力,成為更好的自己 」(2018.10.12)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想像這個畫面,十幾個七年級學生在舂坎角公園裡大約三十米高的巨石下等待著,他們的老師站在一旁,攀岩教練講解每個人即將要做的事。「誰有試過攀岩?」他問道,三分之一的學生舉起了手。教練繼續講述他們將面臨的挑戰,並強調了安全措施以及有可能遭遇的情況,比如遇到一兩隻蜜蜂。「但我不想把一切都告訴你們,」他說道,「我想讓你們自己探索這個新體驗。」二十分鐘後,學生分成兩人一組,在確定攀岩和繫繩索的分工後,頭四個學生開始攀岩。

「林校長,我很緊張。我有恐高症。」一個七年級學生小聲地對我說。「那你寧可不參與這個活動嗎?」我問到。「不,我會盡力的。」她回答說。「你有給自己定下目標嗎?」「有,我想爬到中途。」輪到她的時候表現十分敏捷,一下就爬到了山頂。「停下來看看周圍的一切。」教練在山下大聲叫到。「我不太想這麼做,我有恐高症!」她回應,還對著繫繩索的同伴說了幾句調皮的話。「你不敢丟下我!」然後,當她開始向下爬時對同伴說:「如果你太累的話,沒關係!我會另尋一條路下去。」

這一刻充滿了教育意義,也是在教室裡難以實現的。因有如此的學習體驗,才會把冒險精神轉化成勇氣、堅韌、想像力和合作精神,這些正是上星期七至十二年級學生在探索和學習的。每一位七至九年級的同學都需進行為期五天的香港荒野戶外露營,十至十二年級的同學則要參加足足一星期的社區服務項目,地點遠至摩洛哥、尼泊爾、澳洲和日本。感謝漢基的老師們,尤其是七至九年級的年級主任和十至十二年級的項目輔導員,由於他們卓越的組織能力、盡心盡責及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我們的中學生得到獨特的體驗式學習。這種學習就如漢基願景所述,有助「促長完美人格」。

在漢基,我們一方面追求學術的卓越,同時我們亦熱切致力挖掘學生的潛能。在我來到香港之前,認為培育每位學生的獨特是回應古希臘詩人品達(Pindar)說的:「發掘自身潛能,成為更好的自己。」我經常引用詩人這句話,因為我覺得它極其切合「全面發展」的教育目標;現在,我意識到它表達的是西方教育觀點。然而,回想那勇敢的七年級攀岩手,她雖然提起需要用自身的勇氣去克服對高處的恐懼,但她仍然在為組員設想。這讓我想起最近在閱讀的哈佛教授邁克爾·普鳴(Michael Puett)所著的《哈佛中國哲學課》(The Path: A New Way to Think About Everything)。

普鳴教授提及:「孔子的弟子經常向他請教『善』的定義,孔子則根據場合的不同給每個人一個不同的答案。這是因為儒家的『善』不是一種可以被抽象定義的概念,它指的是你能在與人交往時以恰當的方式回應,善待他人並發現他人的優點的過程。」明顯地,我們這位小攀岩手得到漢基老師們多年的薰陶;她關心的不單是「自我」而亦顧及到「他人」;通過團隊合作的體驗,她加深一步了解何謂共創美好生活。上週三,當這位學生平安返回原地後,她綻放出燦爛的笑容,而當她向組員伸出手時,那笑容更是令人難忘!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 歌頌滿滿的水桶 」(2018.10.05)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現在是星期四夜晚,我剛剛為明天重要的活動做好準備,這也許對其他參與者來說小菜一碟。感謝一位熱情的老師邀請我下午兩點在一年級班上給學生朗讀故事;我應該怎麼做準備呢?那就是提醒自己有關Mem Fox曾經給我的建議;她是最受歡迎的英語兒童文學作家之一,她的作品《Possum Magic》也是最為暢銷的兒童書籍。

Fox女士說朗讀時我們應該努力遵循十項戒律,而給學生做「神秘故事朗讀者」的前夕,其中三點立刻浮現在我的腦海中:「3. 朗讀時要充滿活力;聆聽自己的聲音,不要平淡、死板或沈悶;放鬆,大聲閱讀,並經常笑。4. 朗讀時要愉悅並享受這個過程而聽眾也會更投入......8. 用書裡的內容與聽眾互動和玩遊戲;比如,讓孩子找出文字中的押韻,找出孩子或自己名字中的字母;記得這不是工作,而是好玩的遊戲。」

我的緊張來自知道漢基學生有多熱愛閱讀,及學習各種類型的文學與不同語言。每一次我被問到有關對漢基的第一印象,我一定會描述看到學生在校園、教室、走廊、操場及工作室等地方都在積極地學習;而我毫無疑問會聯想到一個年輕人在讀書的畫面,他或她坐在我們嶄新的圖書館裡;我多次向外人提起一個他們很難想象的畫面:在學校看到學生無論是在課堂、小息、或午餐時段不急不慢地穿梭在擁擠的走廊上,同時目不轉睛地看著手上的中文或英文書。

我們的學生好似學會了特異功能,能夠頭也不抬地看著書本並同時在走廊上穿梭。當我打擾並詢問他們為什麼能看得那麼津津有味,我得知他們對閱讀的熱情來自對書籍的喜愛以及語言所賦予的一切美好。同時,這熱愛很清楚地來自於老師與家人所營造出的閱讀環境。「你是怎麼樣學會在擁擠的食堂中來往,一手拿著午餐,另一手捧著《哈利波特與火焰杯》,走路卻不需要抬頭?」我問到一個中學學生。

回答這個問題或這類問題時,我們的學生都說得非常深奧,提到了語言的奧妙(比如「中文真是一種美麗的語言」)、文字的魅力(比如「看了《我是馬拉拉》令我很想為女權奮鬥」、生命旅程的奇妙之處(比如「我就是飢餓的毛毛蟲」——來自Eric Carle作者與此同名的兒童書)、文化的重要性(哈波·李(Harper Lee)寫的《殺死一隻知更鳥》中的人物斯各特(Scout )告訴了讀者很多有關美國的故事」),以及促進好奇心(「我讀了一本有關地圖的書,這令我想閱讀一本有關香港的書」)等等原因,書籍如一把獨一無二的鑰匙解鎖了無限可能。

希望你們現在明白,我為何覺得明天下午朗講故事這背後有重大的責任!受到大家庭中各個傑出的成員,尤其是學生們的鼓舞,我一定會找到勇氣。我被邀請朗讀Tom Rath和Mary Reckmeyer寫的《How Full Is Your Bucket》,由Mauri J. Manning插畫。「就像其他人一樣,安娜也有一個無形的水桶,」故事中的爺爺告訴他的孫子Felix。Felix正因妹妹的干擾而覺得不順意;「當水桶是空的,她會不開心;但當水桶是滿的,她感到很滿足。」「你有沒有注意到你自己的水桶?」爺爺問到孫子。自從來到漢基,我有注意到自己的水桶,也能開心地說:它完全是滿的!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繼往開來,越走越強」(2018.9.28)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上週末打開最後一箱隨家人從紐約寄來的包裹, 我看到了2016年春季第一次到訪漢基國際學校的个人筆記,記錄了我與學生、家長、老師及董事的會談,那些問答如寶藏一般包含漢基大家庭所注重及關懷的議提及見解;其中最突出的話題是學生的心智健康,這不但是年輕人在充满挑戰的旅程中自我探索的方向,也是實現教育重心和卓越成績的重要途徑。

「你對於正向教育的認識有多少?」是我提出的一個問題;接著,有一個小學學生詢問有關「性格優勢」,以及我們為什麼要對此有了解;再者,老師採用「成長理念」會有什麼樣的成果?而在漢基應該如何實現? 更發人深思及甚至有點難回答的問題是「 當學生要專注所有精力、時間及注意力在文憑考試或大學入學試時,優勢教育方法在中學是否必要?」

尤其是對於漢基大家庭的新成員,我們有責任把以上所談到的想法解釋得清清楚楚。這樣,漢基各成員都會有意識地進行和理解怎麼樣在一個高期望的環境下提升學生的心智健康。同時,我們也需要定期這審查些政策、計劃和方法的有效度,尋找種種因素之間的平衡。我在未來會詳談這些話題,請大家關注。在此談學生心智健康有兩個原因;第一,是表揚我们在校園生活的方面已做得非常出色;第二,是來徵求你們的意見,在未來應該如何在已有的基础上更有效地提倡學生的心智健康。

就像我第一點中所說的,最有效地提倡心智健康的代言人莫過於學生本身。我與妻子Molly在這個月裡與十三年級全部學生一起吃早餐,從中確實看到了這個現象。當這一系列會面在昨天早上結束後,我與妻子不禁發出驚訝的感嘆!我們當然知道這些進入中學最後階段的學生經歷著無數挑戰和測試,但看到了他們因有着樂觀的態度和高適應能力而炯炯有神。這與教育心理學家Lea Waters所提出兩項最有用的心理工具一模一樣。變化無窮的世界有時令人生畏,年輕人需要不斷適應和自我提升,便能找到自己成功的道路。

我妻子和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漢基學生这般充滿好奇心、富有良好的人際關係、強烈社會責任感及個人投入感,同時還要達到十三級對身心健康上的要求。這屆學生永遠在我和Molly的心裏擁有特殊地位,他們將會是我們看到的第一屆畢業生。 除個人感情以外,這班年輕人正是在優勢教育及學習下成長的代表,見證這無價以及永恆的教育。

我們是否可應該為提升學生心智健康多做一些工作?我想是的。我們欣賞漢基一直以來在這方面的努力成果,同時我向大家徵詢意見,請親身或寫電郵來提出你們的想法。我借用Lea Waters教授的新書《The Strength Switch》裡的一句,用「學校」代替「孩子」一詞:「一所优秀的學校能發揮自己的強項,又同時能改善自己的弱點。因為這種學校有堅定的自我認同感,它因此有穩固的基礎去面對和處理自己需要改善的地方。繼往開來,越走越強,這是我們對漢基學生應有的承諾!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從佛羅倫斯到香港」(2018.09.21)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我很想在「校長的信」裡和大家聊聊李安納度·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你們當中有的人知道,去年四月份到訪漢基的時候,我剛讀完了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寫的《達文西傳》,當時我不斷地提起這位十五世紀的天才;如果我要將漢基學生介紹給與他們素未謀面的人相識,那一定是達文西。最近我再和同學們談起達文西,這就好像拿起一面鏡子,突顯他們的特質。

我在手機裡摘錄了達文西7200頁草稿和筆記的節選,艾薩克森的書也是基於此完成。我向學生娓娓道來,這位古代托斯卡納博學家是怎樣編寫他的「每天待辦清單」;可以從中感受到達文西旺盛的好奇心,就和我們學生無窮的求知欲一樣;且來看看14世紀90年代達文西在筆記本中寫得滿滿的內容,你肯定會發現這和我們在漢基的探究性學習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樣地,兩者都熱切地去理解我們周邊的所有事物,而更棒的是他們通過非常互補的語言和文化視角進行的。

「把米蘭畫出來。」達文西草草記下。「找數學大師說明怎樣把三角形轉拼成成正方形......問龐巴迪人Giannino,費拉拉塔是如何被圍住的......問Benedetto Protinari佛蘭德斯人是怎樣在冰上行走的...找一位水力學老師告訴你怎樣用Lombard地區特有的方法修理鎖、維修運河和磨坊......去問法國大師Giovanni Francese太陽有多大,這是他答應告訴我的......觀察鴨掌:如果鴨掌永遠撐開或緊縮,那麼鴨便不能行動了,走不得也游不得......為什麼魚在水中游比鳥在空中飛速度還要快?不是水比空氣更重嗎?達文西因設計了香波爾城堡著名的迴轉樓梯和創作了《蒙娜麗莎》而聞名世界。他說「大自然無窮盡的在運作,交織成一個整體,此中有令人嘆服的模式和定律。」(引自沃爾特·艾薩克森。)我們要去探索其中的奧妙,他們可以成為建築的基石、畫畫的油彩及毛筆上的羽毛,甚至成就人類各種創意。

其實,我認為達文西對學生的影響依然很大。昨天早上,我與漢基高年級學生深入探討,我印證了這個想法。佛羅倫斯、米蘭、威尼斯和其他「文藝復興時代」的首都在人類文明演進中都是曠古絕今的創新泉源;我告訴學生們,今天在地球這一方,由香港經深圳到杭州,這裡的人們正用聰明才智在徹底改變經濟、審美和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這完全像當時15世紀一樣:開創著人類新思維,造就深遠的影響。漢基學生令我想起達文西,我告訴他們:600年後,人類會回望今天,你們現在成長的時代對於推動人類進步與「文藝復興」同樣重要。學生接著問:「那你真的相信我們會領先於機器人、人工智能和其他高科技嗎?」「如果我們能跟上你們的好奇心,並不斷培養你們的創造力」,我斷言:「肯定能!」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雙手環抱地球」(2018.09.14)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上週我一直嘗試著對學生唱「我們來自東方,我們來自西方;互相學習,相得益彰」這句歌詞,並從而聯想到我最近在校園內詢問別人,「就像漢基大家庭裡的成員們,我非常喜歡這句歌詞。但我想知道其中的相得益彰有何含義?為什麼來自東方、又來自西方會這麼的特別呢?」在之後的信中,我會與大家匯報所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回答,其中有一個此刻我必須與大家分享,因為它匯聚了這周漢基所有志同道合倡議的精髓,也點出了我們齊心協力的教育理念。

「林校長,這問題很簡單。因為我們會拯救地球。」一位從幼稚園開始就讀漢基的中學生說道。簡而言之,她自豪地解釋了學習各種語言會教導我們關心他人,而這種關懷會令我們對地球更加負責。」「真是出色的回答,同時非常合理!」我贊嘆道。接著我與她交流了這週多個有關環境話題的討論,進一步加深我對漢基的了解。我找到由學生帶領的組織「大海中的一滴水」(A Drop in the Ocean)發出的電郵,他們邀請我支持零塑料校園的提議。「我們是一群熱心的學生領袖,希望漢基能成為一個更加綠化的環境。」一位非常具說服力的十二年級學生寫道,「我們團隊今年的核心目標就是減少學生對塑料的使用,我們會和Chartwells合作,讓我們的飯堂、咖啡店和餐飲活動都不再使用塑料產品和包裝。」

作為回應,這位年輕的同學向我提及剛成功當選中學學生會的Team Phoenix,他們曾在選舉大綱中大力提倡綠化漢基。「不只是他們呢!」我告訴她有一位小學同學用了足足十分鐘鼓勵我參加由家教會贊助的社區農場。這個全新的活動本來定在明早開始(但因颱風影響,現延期至九月二十三日星期天舉行)。「看這怎麼說...」我向她展示我手機裡這個開創性活動的單張,「鼓勵學生作為全球公民參與香港和全球環境可持續性發展的活動」。我繼續說道,事實上很多漢基家庭都表示願意參加,我們真要找方法應接這巨大的需求。我問她:「你說拯救地球就是這個意思,對嗎?」「對的,林校長,」並加上了一句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話:「東方和西方就像雙手一樣環抱著地球!」我笑了又笑回道,「這句話真有益于思考!」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喔!你現所處的地方!」(2018.09.07)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作家蘇斯博士的經典繪本《你要前往的地方!》是最受歡迎的英文語兒童讀物之一,但我一直希望可以有另外一本書叫做《你現所處的地方!》,側重點和標題與前者略有不同。我常問自己,雖然我們要幫助學生為未來做準備,但不也應該同樣地注重當下嗎?再者,學習不應止於課本和教室,因為知識的海洋是無邊無際的。

上週五當我與漢基學生走在杭州的街道上,準備去離校舍一小時的絲綢集市訪問市民時,我就在思考著這些問題。當前任務:尋找正確的巴士站、選擇巴士路線、判斷我們應該在哪裏下車······都是十年級學生在現實生活所要學會的事情。而當我們到達目的地,他們的體驗式學習仍在繼續,面臨著一系列突如其來的挑戰:與陌生人建立有持續性的對話、了解商店的佈局及理解客人的需求等等。

我們學生越來越參與到周圍的環境,並成為優秀的研究人員。而當我與另外一組學生在浙江大學做類似的活動時,我同樣因為他們在進行不斷進行訪問時所增長的信心、本領和熱情感到感到讚歎。其餘的十年級學生從龍井村到阿里巴巴總部,再到大運河和其他地方,他們也同樣出色完成任務。他們對「所處地」的認識,更重要的是了解身處此地時對自已內心的感受,這比任何其他學習方式更加有效。引用教育哲理家John Dewey的話,「教育不是為生活做準備,而是生活的本身」;正是充滿生命力、真誠和意義的「過程」,讓我們學生深深沉浸其中。

俗語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好似預知五年前我們第一批學生會來到浙江!有關漢基杭州的資料,我會繼續跟大家分享。但現在,請讓我表示對前任漢基校長方泰德與前任漢基杭州校長潘和平的欽佩與感謝。他們將宏偉願景付諸現實,成就非同凡響。同時,新委任的總監張蕾、副總監高鳴彻及全體優秀教職員會攜手帶領漢基杭州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看過以下由South Central Media製造及2017-18學年漢基杭州全體師生參與的週年短片,我相信你們會深深體會到漢基正以獨有創意賦予浙江新的活力,讓我們的學生洞察到周圍環境的豐富性,並通過這些有意義的體驗去了解社群的美好、挑戰帶來的好處和美德之珍貴。喔!細細反思你現在所處的地方真的更有意義!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讓我從錯誤中學習」(2018.08.31)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我曾向在三年級開放日向家長們說起,過去一周我在三年級教室外展板上發現學生寫的一句話讓我十分驚訝。問及今年有何目標,她回答:「我希望能多犯錯,因為這樣我才能從中學習。」我想你們可能沒有聽過比這更加鼓舞人心的話了!

這句話非常值得讚賞,讓我印象深刻正是因為它剛好說出我一個月前來到香港的體會:

學生的學習態度展示了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對「想像力」的認知和理解。我理解的「想像力」是根據英國著名21世紀教育思想家Ken Robinson爵士所提供的定義,「醞釀出富於價值的獨到想法」;即「思考那些我們無法用感官來體驗的一切」,然後「採用那些想像力」和運用周遭的資源來創造出有意義的結果。

在漢基,最重要的是不止幫助學生保持並盡可能充分地培育他們與生俱來的創造力。事實上,當今和未來世界中無疑最有用的技能就是創意思維和創作實踐,這也是年輕人與時俱進並茁壯成長的必備能力。正如老話所說,未來新興行業還在孕育中,而我們地球也需要前所未有的創造力去解決即將面臨的挑戰。

我對漢基同學的創造力非常樂觀,這樣的信心來自於我們的老師極其熱心和負責。兩週前的星期天,35位漢基小學和中學老師參與了有關編寫電腦程式Scratch三小時的專業訓練班,由出色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米切爾·瑞斯尼克(Mitchel Resnick)帶領的。他在2003年啟動了此平台的開發工作。米切爾教授在《學習就像終身幼兒園:打造X人才,培養創意思考者的4P新教育》(Lifelong Kindergarten : Cultivating Creativity Through Projects, Passion, Peers and Play) 這本優秀的書中提到了:「想幫助孩子培育創意思維的話一定要事先營造一個讓他們勇於犯錯的學習環境,並使他們在錯誤中學習」。漢基老師鑽研了Scratch以掌握必備的讀寫能力,但更重要的是探討了在教學中推動創意學習的所有可能。「讓我從錯誤中學習」也同樣成為了他們的座右銘!

敬祝
夏安!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原來柏拉圖說錯了!(2018.08.24)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過去一星期,我不斷想起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一句精妙的雋語:「我乃世上最具智慧的人,因為我知道自己一無所知。」多年來,我對此深感共鳴。它道出了「謙虛」在學習中的關鍵性,同時亦表達了一個看似矛盾的真理,這令我們又一次嘆服生命的奧妙。然而,這句雋語在我們今年開學之初尤其適切,因為就我記憶所及的兩件最困難又最令人振奮的事都在最近五天發生了。是什麼事呢?就是我試著用普通話在小學和中學開學禮上演講。

你們可能都知道,我正在全力以赴地學習美麗的中文。起初因為我和家人來自的紐約市私立學校要求全校學生修讀中文,最近更是因為我有幸加入到漢基成為一份子。但是,坐在曼哈頓的課室裡學習和在寶馬山校園的中學體育館裡致詞實在是兩回事!我在此不談細節(希望我以後有機會與您分享當天情況),但我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在典禮上引用一位對我有特別意義的中國思想家及作家的雋語,他的話亦對學生們探索2018-19學年起到啟導作用。

星期二及星期四早上,我真未如此焦躁不安過。畢竟用任何一種語言講話都可能透露你的身份,這不一定指個人的用詞選句、文法或句法運用等,而更明顯地呈顯了你的身份認同、怎樣與世界和諧共處、及對於人類生命體驗的憧憬。如果對著我們的年輕人,我選錯、用錯或讀錯任何一個字,他們會怎麼想?而我是肯定會犯錯誤的!

其實我不應該太擔心,我去年在寶馬山校園和杭州校園已經感受到來自漢基的溫暖和慷慨。儘管如此,我真沒想過會從學生中得到這麼窩心的回應。在我初試啼聲後,我們一位年輕人對我說:「林校長,我曾經也像您這樣。過一段時間,我肯定您會有進步。您一定要繼續努力啊!」我想這就是我們漢基宗旨所表達的核心價值:「仁」,不斷孕育著我們學生的成長。我感激這些非凡的年輕人十分鼓舞我。我現在知道原來柏拉圖說錯了!

敬祝
夏安!

校長 林澤厚 謹上
十三年級學生 黃悅恆 翻譯

向2018-19學年致以美好祝願 (2018.08.24)

親愛的漢基大家庭,

我在寶馬山校園向你們致以誠摯的問候,熱烈歡迎今年秋季學期加入漢基的193位學生和104個家庭。

希望大家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暑假,並滿懷對學習的熱情回到學校,這也正是我們使命的核心所在。新學年,新開始,讓我們一起用無限的想象力展望漢基的未來,繼續發揮我們的優勢,努力朝著個人成就感、卓越的教育品質和社會責任感的新高度前進。願八月的活力、膽識、決心和樂觀如指南針一樣在新的一年里引導我們一往無前!

自2018年8月1日正式擔任漢基國際學校的第九任校長以來,我一直期盼能夠以校長的身份和最真誠的熱情給你們寫這篇簡短的歡迎詞。在過去的兩周里我和同事們的合作十分愉快,並跟他們分享了自2016年暑假學校宣布我的任命以來,我常常從老子的智慧中獲得鼓舞:「道恆無為,而無不為。」

新學年有許多東西想與你們分享。在未來的幾個星期中,我將有許多機會和你們交流,但此刻請允許我先向你們介紹8月24日(星期五)將在香港校園舉辦的大型活動。我十分榮幸將有機會與大家一同歡度漢基35週年校慶,並向你們介紹傑出的新團隊成員,其中包括小學部校長高德安女士(Anne Gardon)和中學部校長文俐思女士(Christine Doleman)及另外30位新同事。我們衷心感謝李斌副校長在過去一年里出色的領導能力,感謝經驗豐富的同事們孜孜不倦的無私奉獻,大家的這種責任感十分鼓舞人心。相信我們已經為2018-19學年做好了準備,渴望即刻啟程!

我迫不及待地想盡快和大家見面,無論何時何地都請您自我介紹,我同樣也會這樣做。我希望能夠掌握中文,所以也許會嘗試用普通話跟您打招呼。我當前的三項首要任務是:

  • 記住學生們的姓名,了解他們的優點和興趣;
  • 深入理解他們的學習情況;
  • 鼓勵他們追求遠大的夢想,憧憬美好的未來,特別是有關身心健康、使命感以及為自己代言的意識。

這些話題非常寬泛,但對所有人來說都很重要。我誠摯地感謝您對以上這些方面工作的支持!

向你們每一個人都致以衷心的感謝,並祝愿大家2018-19學年再創輝煌!

校長
林澤厚

「我是林澤厚」


觀看「漢基與我」全系列20個短片。